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队伍建设 > 中心文化

中心文化

他 们

来源:办公室 时间:2016-03-02

题记:参加工作以后,我到过不少地方,也结实了很多朋友。他们之中有工作不久的村官,也有将一生都奉献给疾控事业的老党员,更多的,是我身边这些奋战在治污一线的环保卫士们,他们信仰坚定、踏实肯干,守纪律、讲规矩,是“三严三实”的忠实践行者。今天,我想讲述他们的故事。

     

大学生村官高杰——“不老实”的老实人

我是通过“根在基层”调研活动认识高杰的。我认识他的时候,他在山西娄烦张家庄村当村官,是村委会里最特殊的存在——外乡人、大学生、“不老实”——这也是高杰在村民眼里的标签。

我迫不及待要见见这位“不老实”的同龄人,谁让村里人说他“坏话”的时候,都带着满满笑容呢。

高杰是个非典型80后,个子不高,穿一件灰色夹克,脚上是双永远沾着泥的运动鞋。他不爱笑,也不爱说话,看上去是个“老实头”。外乡人高杰其实也是山西人,家在另一个村,2007年大学毕业就考了村官。第一届村官到期后,他选择延期,张家庄村是他工作的第二个村子。

这里和娄烦的大多数村子一样,因为靠近汾河水库,为了保护水源环境,以前的矿厂、焦炭厂早已关停,现在是纯农业村。经济来源的单一,使得村子并不富裕,青壮年大多出去打工,好贴补家用,村里的田就只能种些土豆之类不需细心浇灌的杂粮。

高杰觉得这是恶性循环。他想求变。

有人拎着东西来给他出主意,你呀,就是太老实,咱能办厂子啊,山西产煤,煤焦生意做起来肯定差不了,事成之后,什么都好说。高杰听得直皱眉,80后小伙子的脾气上来,直接把人赶出去,嘴里说:“真是笑话,连外乡人都知道村里是水库上游,乡里县里都说要保护水源保护环境,你这不是为老百姓好,这是坑大伙。”

破坏环境的事不能做,那就只有向土地要收益。一听到乡里要推广“一村一品”的消息,高杰乐了,撸起袖子就走进了田间地头,白天在村里找项目,晚上回去就成宿的翻书。高杰每次回想这段都特别兴奋,说话的时候都带着手势:“我去翻县志了,县志里面说我们村一百多年前就种蒜,种的好,全国有名!我找专家咨询了,专家也说村里气候土壤条件适合种蒜!”

高杰开始和村民商量种蒜的事儿。有的村民想不通,觉得这个年纪轻轻的学生娃太不老实,不好好的种地,非要种蒜,要是没收成咋办,卖不出去咋办,这是大问题啊。高杰早就给这个大问题准备好了答案,他给大家算账:一亩地种土豆,往好了说年产量2000斤,按1元1斤卖,一年就挣2000元;大蒜不一样啊,产量高于土豆,价钱更是翻了几倍不止。而且,咱张家庄村以山地为主,又是“十年九旱”,这种大蒜,是再合适也没有了。你们就信我吧!

大家决定相信这个敢想敢干的学生娃。很快,致富种植专业合作社成立,村口立了3米多高的大牌子,老远就能看到,上面就写着张家庄村大蒜种植基地。待到一季大蒜成熟,可别说,这蒜可真争气,饱满辛辣,亩产量高,是真好!

张家庄村民真正感受到了种蒜的实惠,流失的劳动力也开始回流,村里一片欣欣向荣。我跟高杰说:你很厉害,是个实干家!高杰一乐:“嘿,谈不上什么实干家,我是个老实人,是个普通的党员,干的也是老实的事,普通的事,但我想实实在在的干,一直干。”

   老党员韩新华——大草原上的“小人物”

车沿着公路疾驰,风从半开的车窗涌入,发出有节奏的琤琤的声音,一声一声,好像弹起蒙古筝。窗外是草场,时近黄昏,夕阳给世界镀上玫瑰金,金绿色远远铺开,漫过低矮的山坡,连着遥远的天。这是我对化德草原最深刻的记忆。而化德人韩新华,则是这段记忆里最闪光的存在。

韩新华是化德疾控中心卫生科的科长,从事疾控工作40多年,入党40年,故事能写成一本书。他少年时插队下乡,跟着县里的老中医做学徒,后来机缘巧合认识了来支边的北京医学院教授,迷上了人家夫妇俩的书箱子,书箱子里是他见都没见过的医学典籍,简直是宝藏,于是只要没事就去借书看。教授看他好学,愿意指点他,除了书上的内容,遇到一些病例还会特意叫他来,再现场教学。在乡下,医生不分科,也练就了韩新华一身内外妇儿都能治的好本领。

他是县里结核病的专家、布病专家,在整个乌兰察布都鼎鼎有名。有人找他,给他推销药品,用了就能拿提成。他不用,说用那样的药治不好人反而治烂了心。有贫苦牧民得了布病,几百里地慕名来找他,他管看病,有时还管吃饭住院。有人治病前给他塞钱,他拒绝,说不给钱也会尽全力施治,病人再塞,韩新华生气了,吓唬病人再给钱就换大夫。

他说他倒真收过一回礼,一瓶罐头,黄桃的,用脏脏的塑料网兜兜着,是痊愈的患者拿来感谢他的。韩新华说这话的时候神色有些得意,眼睛微微眯着,嘴角挂着笑,他说:“那味道,真是甜”!

他壮年时在给患者治疗结核病的时候,被感染过,人瘦成一把骨头,情况很严重,被转到北京的医院进行治疗,在肺切除手术方案都订下来的情况下神奇好转,治疗月余才能出院。回到化德的韩新华还是不闲着,有时自己打着吊瓶还在给别人看病。他是大夫,当然知道结核病复发的治愈率只有30%,但他停不下来。多年后回忆那段时光,韩新华笑着说:“现在想想有点后怕,但当时没有选择,我1976年插队时就入党了,是老党员,我这么多年对自己都高标准严要求,我的任务就是只要我还躺不下,只要有病人来找我,我就能干,就不撇下他们。”我叹服,说您真伟大。他局促的摆摆手,连声说:“我不伟大,不伟大,我就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,党员嘛,守纪律讲规矩是应该的,为人民服务也是应该的,我没做什么伟大的事,我就是个草原上的小人物。”

我有个同事——我身边的他们

    2014年11月中旬的一天,我像往常一样乘地铁上班,车厢人很多,不少人拿着手机刷新闻,我也是。那天很多网站的头条都是关于北京APCE蓝,习总书记在讲话里说:“这几天北京空气质量很好,是我们有关地方和部门共同努力的结果,来之不易”。网友也是一片赞扬。我当然很关注。因为就在那天,我的同事们将要结束为期近20天的空气保障工作,陆续返京。我身边的一对夫妻大概也正看这篇新闻。妻子说,真是辛苦,昼夜连轴转了这么多天。丈夫说,环保是很不错,做的是实事,对得起老百姓的期望。

因为亲耳听到来自陌生人的肯定和鼓舞,我在旁边几乎落泪。因为我知道,对于我的同事们来说,这正是对他们努力工作的最大褒奖。那些长期离家在外带来的艰辛和疲惫,那些曾经流过的汗水和泪水,那些隐秘的委屈和酸楚,那些对家人的歉意和心疼,在这样的肯定下终于能够得以安放,化作唇边浅淡的微笑和一句:“我们不悔”。

我有个同事,身材娇小眉眼温柔,喜欢逛街,把自己收拾的漂亮清爽。去年在内蒙出差,被现场掉落下来的玻璃划伤脸颊,流血缝针。经过治疗,只短暂休整了不长时间,就再次“打起背包就出发”。

我的同事,执行空气保障任务途中临时接到调度通知后,五个人,一辆车,从内蒙乌兰察布赶赴河南鹤壁,从头天傍晚到第二天上午,大雨、泥泞、黑暗,焦急、疲惫、失眠,耗时14个小时,驰骋800余公里,终于赶到目的地。随即不眠不休,又开始了新一轮保障督查。

我的同事,去企业暗查,返程途中临时停车吃饭。被人堵在饭馆里,为首一人搬把椅子坐在门口,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说要拿钱换证据:只要哥几个能把拍摄的资料留下来,您几位说个数,我们好商量!同事断然拒绝。对方看劝说不成,就换成威胁,招来几个人将他们团团围住,说决不让人安全返京。同事当然不会妥协,形势一度很紧张。最后多亏旁人报警才得以脱困。后来我私下问其中一位同事,我说你当时害怕吗。他有些不好意思,说有点。我说那是什么让你们坚持下来。他想了想说:“是责任感吧,还有咱们的纪律。再说了,人嘛,总要对得起自己,总要有点追求。”

我的同事,是个文艺青年,我们有一次讨论工作的意义,他沉吟很久,说:“你去过草原,见过连绵的草场,高远的天空,还有头上轻悬的云朵;你去过村庄,河水清澈、饮之甘甜,看见熟透的果子挂在枝桠上,被雨洗过,显得愈加饱满;你生活在城市,夜半抬头能看见星星,清早晨跑,呼吸新鲜空气。你们看到的这些,感受到的这些,我觉得,不正是我们工作的意义吗?”。

我一直记得这段话。

同样,我今天讲述的他和他们——高杰、韩新华、我的同事们——都在为了他们心中那些平凡又不凡的意义努力工作和生活。村里过上好日子,患者早日痊愈,青山绿水环境优美,这正是他们的信仰,是他们的主心骨。他们守护着心中的信仰之塔,以信念、人格、实干立身,以律己、规矩、党性养德,坚守正道,弘扬正气,正成长为中国梦合格的构筑着、真正的主人翁。

【关闭】 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
  环境保护部 回到顶部